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00:13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邓飞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港版国安法的量刑方式跟香港本地法律不同,香港传统的刑事量刑一般只规定“封顶刑罚”,法官通常来讲很少判最高刑罚,而是考量各种因素来“打折扣”,但是在涉及到国家安全这种危害特别大的罪行,如果采取这种“封顶折扣”的量刑方式,可能会削弱法律的阻吓力,“港区国安法分出几种档次,就让法官判案思维扭转过来,法官会先决定罪行属于哪一个层级,再考虑减刑的空间,这样就更适合国家安全犯罪的特性,因为国家安全犯罪的危害不是针对某个人,而是针对整个国家,针对十几亿的守法公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个维度清晰界定何时由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管辖权:中央扮演“最后守门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邓飞形容,港区国安法生效,让人有一种香港“二次回归”的感觉。“1997年回归后,因为第23条立法迟迟没有落地,国家安全的漏洞在香港存在了整整23年,香港市民就忍受了23年。今天中央出手,开启了堵漏洞的重要一步。这是香港的重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道称,由于莫迪的微博账号为VIP账号,在申请注销时需要经过“复杂的流程”,因此,印度不得不启动官方流程来处理此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紫色警告旗(图:香港商报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6月30日表决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》(港区国安法),并于当晚23时正式刊宪生效。多位法律界、学界人士同日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采访时表示,这部法律既强化“国安事务是中央事权”,同时也体现中央对特区的高度信任。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、时政评论员邓飞表示,港区国安法的生效让绝大多数港人安心,也让这座城市迎来重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港区国安法第五十六条规定,涉及由中央驻港国安公署管辖的案件时,由国安公署负责立案侦查,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有关检察机关行使检察权,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有关法院行使审判权。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田飞龙认为,根据法条,如果管辖权归中央的案件,“从案件卷宗的第一张纸开始,从调查、执法,到检控,审判,服刑,都将由中央或内地机构来负责。而一般国安案件则从头到尾都由香港负责。”他对《环球时报》表示,这意味着将形成两个‘管辖闭环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港媒曝光的图片,紫色的旗帜上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写道:这是警方发出的警告,你们现在展示旗帜或横幅,叫喊口号或其他行为,有分裂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等意图,有可能构成香港国安法的罪行,你们可能会被拘捕及刑事检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法律中对中央直接负责执法和司法的情形的界定十分清晰,分别从空间、严重性和复杂程度三个维度来界定。”香港时政评论员、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所谓“空间”即当重大国安问题已不限于香港一城、而是对整个国家造成危害时,则不再由特区管辖;“复杂程度”意指可能涉及各种势力尤其是境外势力的卷入;而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几天,其实在街面上都能看得出,很多香港市民很安心,他们走在街头再也不怕被‘私了’,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”